是反應,響應還是啟動?

(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,賽斯·高汀) 這幾乎就是所有的路子。 那接下來您要做什麼呢? 第一項能讓我們達到內心的滿足和情緒的釋放,但幾乎最後總是導致不良的結果。 響應呢是比較好。這要求我們每個人都要認真去思考我們想要創造的行為和情感。 第三呢?啟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來的更容易去做,但這令人驚訝的動作也不容易在我們的工作上變為前提。 在正常情況下,我們會很容易就陷入反應的簡單節奏。讓其他人來制定我們的下一步。 當事情很不確定時,很容易就會只做出反應。 但是現在,現在是啟動的最佳時機。我們只能一步一步來,但是糟糕的情況總將會終結。 通過做更好的事情來使環境變得更好。

這當然是一個難題

(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,賽斯·高汀) 因為所有簡單的問題都已被解決了。 困難的問題正是我們所要去做的,對吧? 或者,至少難的才是唯一剩下的問題。 困難的問題很少能立即得到解決,有時他們並沒有像我們想像的那樣來去解決,但是通過努力,難題常常會向人類屈服。

當在混亂的時侯

(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,賽斯·高汀) 我們有兩個選擇: 一條路是我們可以參加這壓力,噪音和瘋狂,並使之更加混亂。這就是傳播混亂的方式。在感覺上像是應該所做的事,去加入焦慮,但事實並非如此。實際上,這種焦慮並不能幫助任何人,可能會使一些真正有需要的人感到更困難。如果有人需要,請伸手幫個忙。但是如果不是這樣,放大混亂後會變得更糟,應該考慮採用其他方法。 另一條路是及時花一些時間來深入謀略並找出下一步該如何進行。在每次當市場給打斷期間,都會有人開始建立新的市場。在職業調整中,建立了新的職業。 學習的法力在於是你來決定的。甚至在混亂消退之後也是如此。

不確定性,風險和變化

(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,賽斯·高汀) 當世界在變化時,很容易會感到壓力。那是因為壓力會讓我們想同時間去做兩件事,停留和繼續。 當我們被同樣尋求無法控制的局面的人們包圍時,這種感覺就會更加強烈。 首先,弄清我們所感受到的情緒是可做的,甚至可能會有所幫助,尤其是當我們顯然在談論其他正事的時侯。經歷恐慌從來都不是一個有用的計劃,如果它似乎與其他每一件事情都有關時,那就更糟了。 很少人會說:“我希望我會更加恐慌。” 一天又一天,一步又一步,現在所做的會變成了未來,我們也能將此做出最好的決定。

那些與你唱反調的人

(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,賽斯·高汀) 有可能是因為它們不知內情。 有可能是因為他們在尋找目標的過程上被誤導了。 有可能是因為它們看事情是淺視的。 有可能是它們被惡魔控制的。 有可能是他們完完全全就是錯誤的。 也可能是他們根本就不想與你唱同調。

我們這裡如何辦事

(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,賽斯·高汀) 當您開始新的約定,新的工作,新的合作夥伴關係時,可能需要事先在某些事情上達成協議。您不必包括這裡所有每一項,也不必馬上同意它們(因為您總是可以站在另一邊),但這裡是個開始: 我們總是在一天之內互相回復電子郵件,即使只是說“明白了”。 我們會邀請您以客人身份進入Slack的專用頻道。 我們會在您的帳單到期之前付款。 我們同意我們所有的交流均不在記錄之內,除非我們另行同意。 我們絕不會使用法律術語或協議中的漏洞去故意欺騙。另一句話是,我們將盡我們所能去兌現我們所做的承諾,並期望您也能做到。 如果不確定,我們會互相詢問。 我們不會錯過最後期限。 我們不在最後的階段衝刺,我們會在開始的階段衝刺。 我們不會僅僅因為糟糕的計劃意味著我們用光了時間而做出妥協。 我們熱切地指出前方的坑洼,但是在事情失敗之後,不要浪費時間去責備對方。 我們對工作是有目的的和具體的。“主要用於誰”和“主要用於什麼?”是兩個關鍵的設計問題。 我們不使用分號或動畫表情符號。 如果什麼事不起作用,我們會老實說,並以專一和善良的態度來做事。 我們肯付出價錢,但是也期望能得到的比我們支付的還更多。 當然,我們這裡不吃香菜。

一次又一次又一次

(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,賽斯·高汀) 溝不是自己挖的。 在大多數情況下,我們處與溝裡因為那正是我們把自己放在哪裡。 行動會成為習慣,習慣會重複,因為做它們讓我們感到安全。 能使事情變得更有趣的最簡單方法,是簡單地停止重複習慣性的行為。 這通常來自對觸發器的反應。刪除那觸發器,您就可以改變習慣。 做微小的變化。做不同方法去記分。 明天是每天都會來。但是我們不必走與昨天同樣的路線。

每個人都在盡力而為

(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,賽斯·高汀) 如果實際上不是真的話那該怎麼辦?如果我們考慮在每個項目的每時每刻,實際上並沒有人在盡力而為,這種可能會更有用。 因為每個人總是需要保留一點儲備。 因為每個人總是有相互競爭的優先事項。 因為每個人的腦海裡都有噪音。 因為每個人都有恐懼,有百百種的恐懼。 因為沒有人真正能完成百分之百的準備和承諾的工作,至少在這個確切的時刻還沒有。 我沒有盡力,你也不是。因為我們不是電腦,我們只是凡人。 好吧,現在我們可以看到沒有人能盡到最大的努力,那我們有什麼其它的選擇?